奇闻异事网

奇闻异事网

日本恐怖都市传说八尺大人,被八尺女魅惑必死(奇闻)

时间:2019-10-09 08:19:25 作者:zl001 来源:探索宇宙网编辑整理

八尺大人是日本的一个都市传说,跟名字一样,同意描述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女性,也有叫做八尺女。虽说是一位女性,但同时会发出男性般的"popopo"的怪笑,据说不同人看到八尺大人的服装都是不一样的,但有一点都是一样的,被八尺女迷惑的人都会在几天内身亡。

一、日本恐怖都市传说

日本恐怖都市传说八尺大人,被八尺女魅惑必死

在日本非常流行恐怖都市传说,八尺大人就是其中一个,也叫作八尺女。在日本漫画中,八尺大人描述的是早在绳纹时代的原始人就开始进行祭拜的古老神明或生物,使用石器的原始人通过对其献祭男童来避免其降下灾祸。八尺大人无视一切法咒或术式,不管是巫女或萨满的法术都对她无法造成丝毫的影响,甚至就连观音白衣咒也完全免疫。

日本恐怖都市传说八尺大人,被八尺女魅惑必死

不过八尺大人并没有对人类本身的善意或恶意,只是沿袭着上古时代的习性搜寻猎物而已,当采用特殊术式将其目标隐蔽足够时间,失去耐心的 八尺大人就会自行放弃搜寻,回到原来的巢穴。虽然这是漫画中描写到的八尺女,结合了欧美的同类生物,但很多地方还是有着日本被捕地区民间传说的痕迹,很多地方也让读者产生熟悉感。

日本恐怖都市传说八尺大人,被八尺女魅惑必死

像八尺大人这样奇怪的人在日本都市传说中还有裂口女、玛丽。裂口女指的是用口罩蒙着爆裂嘴巴的女人,她会询问放学回家的孩子,“我漂亮吗?”如果回答“漂亮”,她就会摘下口罩,再次询问,“...这样呢...?”嘴巴裂开至耳朵位置,如果小孩回答“不漂亮”,她就会用镰刀或者剪刀把小孩子的嘴也剪到耳朵的位置。想想都怪吓人的。

日本恐怖都市传说八尺大人,被八尺女魅惑必死

而玛丽就像是都市传说中的某个变种,说的是某个小女孩丢弃遗忘的人偶在她长大后成精了来他了,一天她独自看家接到电话说“我是玛丽,我在楼下”,之后就挂了电话,接着是“我在上楼梯”,这时已经可以隐约听到上楼的声音,再来是“我在你门口”,当打开门后没有看见任何人影,最后一通电话则是“我在你背后”。感觉光靠想象就有点毛骨悚然,听鬼故事的感觉。

二、八尺大人的传说

日本恐怖都市传说八尺大人,被八尺女魅惑必死

父亲的老家距离家里大约2小时车程。虽然只是普通的农家,但还满喜欢那裏的气氛。自从会骑机车之后,寒暑假就常自己一个人去那里玩,爷爷奶奶也高兴地欢迎我。

不过,自从升高三前去过最后一次之后,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去了。

并不是不想去,而是”不能去”,接下来会说明理由。

那一年的寒假之初,天气还挺宜人的,我便骑上机车去了爷爷家。

虽然气温还是满冷的,但在走廊上有阳光照进来还挺温暖舒适的,我就坐在那边休息放松。突然,耳边传来「波波,波波波,波,波...」的奇怪声音,不像是机械造成的声音,比较像是人发出来的。听起来像是「ㄅㄛ」又像是「ㄆㄛ」的音。

正在好奇这是什麼声音,就看见庭院的围篱(注1)上有一顶帽子。

帽子并不是放在围篱上,而是一直往右移动,到了围篱之间的缝隙,可以看到一位穿著白色连身洋装的女子,帽子就是戴在他头上。

不过围篱足有两公尺高,而她的头可以超过围篱被我看到的话,这个女生身高究竟有多高啊...

正觉得惊讶,那女子仍然继续移动,直到离开我视线范围,也看不到那顶帽子了。

不知何时,那个「波波波」的声音也消失了。

日本恐怖都市传说八尺大人,被八尺女魅惑必死

在当下,我只觉得应该是有个高个子的女生穿了一双超级厚底鞋,或是一个高挑男穿高跟鞋,然后穿女装经过吧。

过了不久,我在客厅跟爷爷奶奶一起喝茶时,就跟他们说起了刚才看到的情景。

「刚才,看到一个很高的女生喔。不知道是不是男扮女装呢?」

爷爷奶奶只回了「是喔?」

「是个身高比围篱还高,带著一顶帽子,口中发出『波波波』奇怪声音的人。」

这句话一说完,爷爷奶奶突然完全僵住,一动也不动。

然后,爷爷带著严肃的表情发出一连串的质问「什麼时候看到的」「在哪里看到的」「大概比围篱还高多少」。被爷爷的气势所压倒,回答了问题之后,爷爷突然一句话也不说,出去不知道打电话给谁。

日本恐怖都市传说八尺大人,被八尺女魅惑必死

因为门关著,听不到电话的内容,奶奶看起来似乎在发抖。

爷爷讲完电话之后,回来跟我说「今天就住下来吧,不对,总之今天不能回去」。

虽然努力的想我是不是闯了什麼大祸,却一件也想不到。那个女人,也不是我跑去看他,是他自己出现的啊...。

「老伴,拜托你顾家,我去接K师父。」爷爷留下这句话后,就开著小货车出去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奶奶发生了什麼事情,奶奶用著颤抖的声音说「你应该是被八尺大人魅惑了。放心,爷爷会处理的,不用担心」。

之后在爷爷回来之前,奶奶便跟我说起了我所遇到的事情。

这一代附近有个叫做"八尺大人"的一个棘手的存在,他的外表是一个很高的女人,如同其名字身高有八尺高(约2米4),会用男生的声音发出奇怪的「波波波」的笑声。

依看到的人不同,有的人看到的是穿著丧服的女子,有的是穿和服的老婆婆,有的是农家装扮的中年妇女,但是是身高异常的女性,头上戴著东西,和发出奇怪笑声这几点是共通的。

有传说她是以前跟著某个被附身的旅行者而来到此地的说法,但是没有定论。

她在这个地区被地藏所封印,因此无法跑到别的地方去。

被八尺大人魅惑的人,几天内就会被抓走杀掉,最后一次传出有人遇害是在15年前。

有件事是后来才听说的,不知道为什麼,八尺大人能够移动的路径是有限制的,因此就在路径跟村子的交界,东南西北各设置了一尊地藏来封印她。

至於为什麼愿意把八尺大人留在这个村子里,似乎是因为当初跟邻村的人有达成协议,例如说可以有优先的水源使用权之类的。因为遭害的案子大约数年到十数年才有一件,也许前人觉得是划算的协议也说不定。

听了这些话,实在不觉得这些事情会是真的。就在这时候,爷爷带了一位老婆婆回来。

「看来不得了了,先拿著这个吧。」被称做K师父的老婆婆给了我一张符。

之后,他就跟爷爷一起上了二楼,不知道在做些什麼。

奶奶就一直跟著我,上厕所也要跟,而且厕所门还不可以完全关起来。

到了这时候才第一次有种「似乎不太妙...」的感觉。

不久之后,我被叫上2楼,进了一间房间。里面的窗户全部都用报纸贴起来,并且在上面贴上符咒,房间的四个角落则各摆了四盆盐(注2)。另外,还有一个木箱,上面放了一尊佛像,以及不知从哪拿出来的两个便盆,说是想上厕所就用这个解决。

「快要天黑了。听好了,明天早上之前都不能从这房间里出来,我跟奶奶,在这段时间内不会叫你,也不会去跟你说话。这样吧,明天早上7点之前绝对不能出来,7点之后再自己出来,我会帮你通知家里一声。」

爷爷认真的说,我也只能默默点头。

「刚才跟你说的话要好好遵守,符咒也不要离身,发生什麼事的话就在佛像前祈愿吧。」

K师父也这样跟我说。

爷爷说过可以看电视,於是就打开来看,但是看了也看不进去,也没办法放松心情。

一 个人关在这房间之前,奶奶有给了一些饭团跟点心,但是实在没有食欲,只能把自己包在棉被里面发抖。这样的状态之下竟然也恍恍惚惚地睡著了,醒过来的时候, 电视上正在播映著某一部深夜节目,看看手表,刚过半夜一点。心里正想著真是在一个讨厌的时间点醒过来的时候,突然听见窗户有「扣、扣」的敲击声。

不是被小石子打到的那种声音,而是像有人用手轻轻敲的声音。是风造成的声音吗,或是真的有人在敲并不清楚,但是我在心里拼命的说服自己那一定是风大的关系。

喝了一口茶想冷静一下,但还是觉得害怕,我就把电视声音调大,硬是看著电视。

就在这时,听到了爷爷的声音。

「喂,还好吗?害怕的话不用硬撑没关系喔」

无意识之下走到了门边,突然想起爷爷说的话。这时爷爷的声音又传来了

「怎麼了,过来这边没关系啊」

虽然非常像爷爷的声音,但那并不是爷爷在说话。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总这麼觉得,并且这样想的同时,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眼角瞄到角落的盐,发现上面的部分变成黑色的。

我闭著眼睛冲到佛像前座下,手里握著符咒,拼命的祈祷「请帮助我」。这个时候,

「啵啵啵,波,波波」

又听到这个声音,以及窗户玻璃的敲击声。

虽然知道她没那麼高,但脑海中还是不禁浮现她伸长手在房子外面敲玻璃的情景。

现在能做的,也只剩下对著佛像祷告了。

感觉过了非常长的一夜,总算还是撑到了早上,一夜没关的电视不知何时开始播起了晨间新闻,角落所显示的时间是七点十三分。敲玻璃的声音,那个怪声也在不注意时停止了。

看来是不知不觉睡著了或是昏过去了。

角落的盐巴又变得更黑了。

为了小心起见,我确认过自己的手表上的时间跟电视一样是过7点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一脸担心的奶奶跟K师傅正站在外面。

奶奶一边流泪一边说著「太好了,太好了」。

下到一楼,发现父亲也来了。

爷爷从外面探头进来说「赶快上车」。到了庭院,发现外面停了一台不知道谁开来的厢型车,庭院里还有几位陌生男子站在那边。

厢型车是九人座,我坐在第二排的中间,K师傅坐在助手席,刚才站在庭院里的男子们也全都上了车,九个位子都坐满了,我相当於被其他八个人围在中间。

「辛苦你了。你可能会想偷看,不过接下来在车上,你就闭上眼睛低下头去吧。我们虽然看不到,不过你应该看的到吧。说可以之前要忍耐不要张开眼睛喔。」

坐在我右边的一位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这麼对我说。

之后,由爷爷开小货车在最前头,再来是我坐的这台厢型车,最后是父亲开的车在最后面。

一行人开得很慢,时速可能还不到20公里。

过不久,K师傅便说「这里开始是关键了」,开始念起类似佛号的东西。

「啵啵啵,波,波,波波波」

又听到那个声音了。

我紧握著K师傅给的符,依照吩咐闭上眼睛低下头去,但不知为何还是偷瞄了一下车窗外面。

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连身洋装,随著车子移动。是靠著她的大步伐跟上的吗。

头部在车窗外面看不见。

然而,不晓得是不是为了要往车窗里面看,外面的女子开始做出要低头的动作。

无意识地发出「噫」的一声,身旁的人赶紧跟我说「不要看!」。

我赶紧闭上眼睛,并且把手中的符咒握的更紧了。

「叩叩叩」

开始听到敲玻璃的声音。车里的其他人也发出「咦」「呃」的声音。看来虽然看不到外面的人,也听不到她发出的怪声,敲击声大家还是听得到的。

K师傅的佛号也念得更急了。

不久,怪声跟敲玻璃声同时停止了,K师傅吐了一口气说「成功逃过一劫了」。

原本一片沉默的男子们也发出「太好了」的声音。

不久后车子停在比较宽广的地方,改让我去坐父亲的车。

爷爷跟父亲向同行的男子们道谢的时候,K师父走过来我这边说「那张符咒给我看」。

被我在无意识中继续紧握的符咒,已经整张都变黑了。

「应该是不要紧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最近这段时间先拿著这个吧」说著K师傅给了我一张新的符。

在那之后就跟父亲回家了,机车则是后来爷爷跟邻居帮忙送回来的。

父亲也知道八尺大人的事情,他小时候有一个朋友就是被其魅惑,因此遇害的。

当 时坐在休旅车上的男人,全都是跟我们家族有关系的人,也就是都跟我至少有一点血缘关系。走在前头的爷爷跟后头的父亲自然都是血亲,为了能够多少混淆八尺大 人的耳目,才会做这样的安排。伯父因为没办法一天内赶到,所以就想办法招集了虽然血缘关系比较远,但能够很快赶到的人。虽然这样说也不可能7个人都马上赶 到,加上又觉得白天行动比较安全,所以才会让我在那房间里待一个晚上。

在半路上,爷爷跟父亲都有在最坏的情况下要代替我的觉悟。

父亲跟我说明了这些事情之后,也跟我耳提面命说不能再去那个地方了。

回到家之后,有跟爷爷通过电话,顺便问了那天晚上爷爷是不是有跟我说话,得到的答案是绝对没有。

--那时候的果然是...

想到这一点,背脊不禁传来一阵凉意。

据闻,八尺大人的受害者多半都是未成年的青少年,小孩也满多的。年轻人在极度不安的时候,听到亲人的声音的话,很可能就会因此失去戒心吧。

从那之后已过了十年,都快要淡忘掉那件事的时候,听到了一件令人笑不出来的后续消息。

「封印八尺大人的地藏不知道被谁弄坏了,而且应该是往你们家方向的那一尊。」奶奶在电话中说道。

(爷爷在两年前已经过世了,当然也不准我过去参加葬礼。听说爷爷从起不了床的时候就说过『绝对不准过来』。)

到了现在虽然告诉自己那是迷信,但还是不禁会担心。要是又再次听到那个「波波波」的声音该怎麼办呢...。

相关推荐

奇闻异事热门

【图】75岁世界上最矮的男人去世,从贫穷到一夜出名【奇闻异事】

【图】英国70岁老太很博爱,与200位小伙约会【奇闻异事】

【图】日本人16个无节操的发明,可以发光的内裤(图)【奇闻异事】

【图】印度奇葩男子每天吃砖头3公斤,已吃20年【奇闻异事】

【图】通体血红的鼻涕虫要成精,专吃蜗牛(图)【奇闻异事】

【图】日本核电站附近捕获恐怖大鱼,狼鱼(图)【奇闻异事】

热门文章

【图】柏雪灵异事件真相,爆红后离奇失踪(如今带娃出【奇闻异事】

【图】南京灵异事件,南京最阴森邪门的十大闹鬼地【奇闻异事】

【图】重庆来了UFO?外星人怕不是也想吃红油火锅了

【图】美国科学院惊爆马云可能真的是外星人

【图】埃及狮身人面像之谜,狮身人面像的鼻子去哪了【奇闻异事】

【图】 揭秘外星人之谜,外星人被人类囚禁在地球【奇闻异事】